海門低調“建築之神”20年努力創造奇迹,員工3萬人

海門日報 海門日報


本報記者  申辛


隔幾年寫一回陳祖新,看到的不再是原本的他。其實一年幾次與他謀面,每次都讓人刮目相看。惟一不變的是他那質樸的形象和睿智的思想。采訪去他辦公室,因前兩天為海門龍信商業廣場開業不慎摔傷,他的腿綁着,拄着拐杖,而就是這副“熊”樣,第二天他還要去海南,之後還要在大庭廣衆的地方站着頒獎。作為龍信集團董事長,他要求每位員工是形象大使,自己毫無疑問是“首席大使”,大家看到他竭力倡導的是一種奮鬥者形象。他以為人成功的要素永遠隻有四個字,勤奮、努力。

南通市委書記陸志鵬在海門市委書記陳勇陪同下來龍信集團調研,聽取陳祖新工作彙報


龍信集團董事長:陳祖新


站在百年龍信半山腰的“檢閱台”“觀光台”上俯瞰和眺望,大多數龍信人會有非一般感受,已是近20年董事長的陳祖新更是百感思萬千。這20年仰仗前人創下的基業,讓他們這個居身五線縣級城市、由普通建築公司發展出來的特級資質企業集團年産值翻了40多倍,達300多億元,員工則從9800多人擴張到3萬餘人,還先後8次獲得魯班獎,連續多年榮膺中國企業500強、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中國建築業競争力百強企業等桂冠。而似乎更讓陳祖新滿意和自豪的是,絕大部分海門人、業内人會認為,龍信創造的是幹貨,龍信有決定“明天”的能力。


龍信,是海門的龍信,
是江蘇和中國的龍信

記不得哪位全國媒體同行有此番感慨,那個陳祖新真讓人好“找”啊?他尋常得那麼不尋常,其身上太多閃光點,弄不好讓“默默無聞”給埋沒了。然懂得龍信的人或會給你一個答案,他們文化價值觀重要的兩點是老實做人、實在做事。“默默無聞”正是他們力求的一種狀态。

成都仁恒置地廣場,建築高度180米,地上39層,地下3層,建築面積198338㎡,獲成都天府杯


龍信數據、榮譽、故事等等,陳祖新很少主動言及,見到他,聽得最多的是對經濟走勢的研判,是對全球、中國企業特别是建築企業發展的思考。他習慣把龍信發展置身中國乃至世界大背景下、大環境下,認為作為企業首先要做的是認清“我是誰”,龍信是海門的龍信,是江蘇和中國的龍信,發展動力就外部而言要不斷适應市場變化,堅持市場原則,做到市場需要什麼做什麼,就其内部要千方百計配合外部,做到有主業有産業,要如履薄冰,否則就容易被淘汰。

2003年上海仁恒濱江園一、二期獲國優工程,430000平方米


已許多次寫龍信,因而不聽介紹,便可從記憶中搜得不少能反映其“大概”的關鍵詞。

龍信的陳祖新施工操作法,龍信的精裝修房,龍信的養老公寓,龍信的全裝配式建築,龍信主編的國家标準……都已成為龍信的全國形象;江蘇優秀自考生的陳祖新,讀了碩士還讀碩士的陳祖新,一而再再而三著書立說的陳祖新,在中國現代建築産業創新實踐中一次又一次吸人眼球的陳祖新……則都已融入“龍信60年精髓”。

晉合三亞海棠灣艾迪遜酒店,總承包項目,集娛樂、休閑、度假為一體超五星級酒店,總建築面積123000㎡,地下2層37000㎡,地上10層86000㎡。


陳祖新常說:龍信生在海門本土,要有根的情結,并要将此傳承給下一代再下一代;對龍信人來說最為光榮的事是由于他們而讓一批又一批國内外有識之士認識海門,成為海門朋友以至海門建設的參與者。就龍信是江蘇的、中國的,陳祖新還有兩層含義要表達:這是龍信人的站位,是他們把江蘇和中國作為舞台,在最大空間中創獲價值;這也是龍信人日常行為準則和衡量成就的标尺,以此讓江蘇和中國烙下他們的印象。

珠海仁恒濱海中心,珠海地标性建築,總建築面積約33萬㎡。A标段地下5層,地上46層,建築總高度215米;B标段為4幢高層精裝修高端住宅,建築高度133米、114米,建築面積約20萬㎡。


走進龍信大廈的企業展示館,這裡多少告訴你龍信人追夢百年的夙願,也使你強烈感受到他們突破傳統建築的膽略、引領全國業界的壯志……陳祖新在一次行業性會議發言中說,全國有8萬多個建築企業,其中5800多個特級、一級企業,接下來幾年我國建築業将面臨重大調整,包括龍信在内想生存發展的所有企業,隻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努力更多,實現别人無法企及的超越,否則不管你以前有多牛,或都扭轉不了生存危機帶來的被動處境,近兩年,這樣的悲劇已頻頻上演。

龍信大廈


企業文化的核心是政治,政治是企業發展的靈魂。他說,在黨的十九大召開的那幾天,他先後四次對習總書記報告通讀深讀攻讀,他認為報告明确的信号是向實體經濟傾斜,供給側改革在黨的十八大報告中提出概念,這次确定了方向,作為企業家需要從中尋找契機。

愛國敬業、不忘初心、遵紀守法、艱苦奮鬥、創新發展、專心緻志、追求卓越、敢于擔當是他信奉的企業家基本素質。他說:一開始人家看不起建築業,他們是自尊自重,凡領導者帶頭執行制度,維護企業形象,給社會帶去正能量。員工自豪、業主滿意、社會責任是企業家應有的使命。他以為,企業各崗位有嚴格分工,職工做“事情”,中層做“戰術”,高層做“戰略”,千萬不能出現錯位。

    ……

陳祖新有個論點,站在海門看龍信和站在江蘇、中國看龍信是不同概念,站在龍信看龍信和站在龍信看江蘇、中國是概念不同,企業不需要龍信人都是戰略家,但仰待龍信團隊必須是“戰略家”。


龍信,是龍信的龍信,
是社會和時代的龍信

龍信60年,以何方式去志慶、去開啟新征程?陳祖新不認同目前社會上普遍沿襲的“自娛自樂”,是同以往一樣旨在通過一次儀式或其它活動,給自己、還有社會和時代留點有意義、有實質價值的東西。

三亞海棠灣仁恒度假村,總承包項目,占地291畝,總建築面積135197.65㎡,地上建築面積83039.2㎡,地下建築面積46933.63㎡。


在陳祖新眼裡,龍信是一個團隊,是社會的,不屬于幾個人;在企業員工眼裡,作為私企董事長的陳祖新身上好像不存在“家長作風”陋習。有一位企業高管介紹,陳董多少年不變的決策可能讓多數人大跌眼鏡,他像“憲法”一樣将自己按齡退休寫進制度,這個齡,不是他自設的“齡”,而是地方認同的那個60歲的齡,到時他不僅要把職位交給繼任者,還将退出其中股份,完全變身社會人。他認為這是他對企業“最大的負責”,這樣才能真正保證百年龍信夢圓無懸。他甚至對自己退休後幹什麼也早有打算。他給自己劃了條人生線路:創業→企業→事業→慈善。退休了,他要用自己的積蓄打理一個慈善基金,公益服務社會。他認為财富分屬個人、企業和社會,個人财富除看得見的物質财富,還有無形的精神财富。物質财富可傳承,但應有限度,人在這個世界上走一遭,總要給社會留點什麼,仔細想想隻有精神财富不可磨滅。因此,他盡可能将更多物質财富轉化為精神财富。他現在對龍信已有這方面要求,對個人也一樣。他說得較多的一句話是,做企業做事做人,要對得起社會,對得起後代。

2016年成都仁恒濱河灣一期獲魯班獎,總建築面積168027平方米,精裝修高檔住宅小區


陳祖新在職工面前,是個十分自律的人。拿他本人的話說,他每天不是以“在龍信裡是誰”、而是以“在社會和時代裡是誰”來嚴格要求自己。他還曾說,一個人晚上8時到10時在幹什麼決定他能否真正優秀。一天16個小時工作和學習,他已幾十年如一日。他說現在的他是讀書讀出來的。一開始,讀“能吃飯的書”,如專業技術書,對他來說有建築安裝方面的、有裝飾産業方面的;後來讀“經濟管理的書”,要做企業,進入中層和高層,就要讀這些書,他本人對此把握了兩次機會,第一次是上世紀80年代,參加自學考試,第二次是本世紀初參加了EMBA學習,前者打基礎,後者拓視野;再後來,也就是當下讀得較多的是政治及國學方面的書,是為定向“打補”。在龍信有種值得一說的現象是不會有裙帶關系攪局管理,陳祖新當是第一責任人,20年沒有一個親朋好友被他關照安排到企業任職,事實上龍信最讨厭看到的是“閑職之患”。據悉,陳祖新夫人退休在家,很少到企業到陳祖新辦公室,他的大女兒在上海自找了一個需要通過個人打拼産生績效的崗位,乘坐公交車上下班。

2014年南京仁恒江灣城一期獲國優工程,建築面積160000平方米


這次,他們策劃的一次活動是“我看龍信發展60年”,采取征文形式,企業内外各界人士都可參與,“看”的内容突出問題和建議。讓陳祖新備感鼓舞的是,通過媒體協作,吸引的熱心作者有180多位,其中有見證了龍信成長的行業領導、有關注龍信發展的媒體記者、有親曆陳祖新讀成優秀自考生的學校老師、有在項目建設中被龍信精神感染到的部門負責人,當然,還有衆多普通市民、龍信客戶和消費者以及在其企業中享受到溫暖的龍信職工。于是通過如《龍信與“一帶一路”》《勇摘首個魯班獎》《20年龍信與仁恒》《社會口碑重于建築獎杯》《“看到”文化力量》《幸福力,龍信核心競争力》等一批作品,除表達寫作群體的心聲,更讓當地市民發覺自己與龍信的親切。有一篇《龍信的人情味》,見報當天還得到海門市委書記陳勇批示:人是企業的根本,一個有人情味的企業才能走得更遠!

海門龍信廣場,總建築面積33萬平方米,為海門首個高端城市綜合體項目


在這次“我看龍信發展60年”活動中,有篇征文得到多個評委點贊,其題目為《愛的傳遞始于龍信》,寫了一位目前已就職學生的親身經曆和感受。那位姓陸的學生,因父親遭遇車禍和祖父突發癌症,家變貧困,面臨辍學,這時,與他家素不相識的陳祖新主動伸出援手,給予物質資助和精神鼓勵,直至其圓滿完成學業,找到理想工作崗位。受其影響,現在的她每月從工資中拿出固定比例用于愛心行動。在給這位作者頒獎時,已看了這一“故事”的陳祖新甚為感動,說這是他多麼希望看到的結果。

陳祖新在一次管理層談心會上有感而發,龍信通過自己平台展示了海門社會以至中國社會形象,代表了這個時代并成為時代寵兒,那是多麼幸運并值得驕傲的一件事。


龍信是60年的龍信,
是百年和永恒的龍信

陳祖新總在做的是讓每個具有裡程碑意義的節點成為龍信人再出發再沖刺的契機。他認為,幹事幹成事離不開激情,大多數激情不是從天而降,得靠外力去引燃,其間我們又不能等員工的激情“冷卻”以至“熄滅”了才想到去點火加溫。

2008年,在龍信50年之際,他們編印了一本《龍信發展史》,陳祖新在序言中寫道:50年是百年龍信長河中不大不小的“驿站”,興奮和歡呼之餘,我們表現更多的是思考和責任。孜孜以求,構築永恒——不是這一代龍信人的心血來潮,是全程龍信人共同的理想和追求。

2013年,龍信55年,仁恒龍信合作共赢20年,陳祖新寫下《百年龍信——我的夢》,提出要建立适合企業發展的管理制度,打造具有特色的現代企業,形成龍信文化和精神。

2015年,在龍信集團企業文化手冊中,陳祖新指出:就一些人看來,企業文化是虛幻的,捉摸不定的,很難與我們日常實踐和經營活動挂鈎;縱觀中外成功企業,之所以能持續發展、成為百年企業,無疑如同優秀人一樣擁有了保持其旺盛生産力的靈魂,而這靈魂是企業文化。

2017年,陳祖新呼籲每個龍信人讓企業文化在其日常行為規範中得到展現。他說,企業文化是對戰略性、全局性、未來性事項進行抉擇的指導思想,企業文化表現為表層文化、物質文化、制度文化,很多企業倡導的隻是第一種,最多包含了第二種。

2017年株洲晉合湘水灣一期獲國優工程,總建築面積212000平方米


2018年,龍信從年頭運籌的“契機”是她的60年。這個契機正好趕上中國邁向新時代。陳祖新豪情滿懷。他們準備表彰10名功勳、優秀人物。對什麼是人才,陳祖新自有見地:不是博士生碩士生,是企業最有用的人。在受表彰者中,有四個一線工人、三個中層幹部、三個高層管理者,其中有退休人員。對陳祖新而言,“有用人才”不是簡單來自“招聘”,這方面他們會比地方組織部門更重人品,考察甚至跑到應聘人員家中的鄰居、原來的同事那邊;重要的則是在之後極力為其創造合适平台,讓他們感覺到時時處在晉升通道中。資料顯示,龍信人的核心理念是要求自己用實踐回答下列問題:我們為什麼而存在,我們将走向哪裡,指引我們行動的信念和原則是什麼,龍信發展至今最為寶貴的财富是什麼?


龍的傳人,言而有信;龍馬為魂,信義為本;龍行天下,信諾千金。關于“龍”和“信”,不同場所、不同時期、不同龍信人或有不同答卷。然而,無論哪種,都代表了陳祖新及其同仁們的時代追求和文化訴求。

陳祖新說,龍信已經曆了跟着人走的初級階段,走過了與人齊頭并進的中級階段,現在要快步走向超越、卓越的高級階段。他個人也已從年輕時的“拼”、年中時的“穩”,正在向“長”圖變,拼和穩好理解,“長”指長久,是将企業做長,這就需要他們不光用手、腦,還得用心,“心”時下他們的诠釋傾向是心靜如水、甯靜緻遠。

與陳祖新交談,他每次用大多時間談未來。對以後10年、20年以至更長時間的興趣和投入,其不容打斷的神情足可見得。他說,明天之路,也就是龍信80年、100年時的樣子是現在決定的,正如當下龍信的局面來自于多年前龍信人的作為。陳祖新在企業發展的思想理念、精神文化、實業産業等方面都有其獨到和精辟構想和闡述。在他辦公室,筆者拿到一本龍信集團2016年至2020年戰略發展規劃,這本看上去好像過時的“未定稿”,有戰略環境、總體發展、業務發展、組織結構、職能戰略等五章節構成。也許這是近幾年他們的行動目标和綱領。

有一首真希望能在龍信内部以至更大範圍唱響的《龍信大家庭》,順手抄錄幾句:孜孜以求,構築永恒,平凡寫傳奇;龍信大門常打開,開懷容納天地;讓我們都加油去超越自己;龍信大家庭,有一個人都是主力;龍信大家庭,有夢想誰都了不起……

社會和時代定當垂青超越飛越的跨越者,有陳祖新及其團隊撸起袖子加油幹的真情和執著,“龍行天下”的美好向往一定會“信諾千金”。